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游戏

> 大圣之怒 > 《大圣之怒》故事海报篇

《大圣之怒》故事海报篇

回复

开发者
总发帖数:15总回复数:23

《大圣之怒》故事海报篇
[复制链接][复制全部]

80 0 0

楼主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10-26 17:40:36

本帖最后由 小小玉狐 于 2016-10-26 17:53 编辑

一、悟空
坐定成佛,尘埃落定。金袍加身的时候,很多人都和我说可喜可贺,齐天大圣孙悟空终于修成了正果。其实不用提那些有的没的,我从未忘记过自己有一双火眼金睛。看透世间万物,仍然保持这颗永不会变的石头之心。当初,我们师徒四人奉如来之命,历经千辛万苦来到灵山。层层通报后,如来终于召见了我们。虽然早已算出我师徒四人今日要来,他却表现得很是惊喜。大手一挥当即命阿难等两位尊者取三藏(法,论,经)三十五部各几卷给师父。看起来苦尽甘甜,功德圆满。只是······因为交不出孝敬,师父连御赐的吃饭家伙都送了出去。因为未够九九八十一难,我们又从流沙河的老龟背上跌入河中,狼狈至极。因为接二连三的恐吓,拿到真经时,慌得师父又谢又拜,衷心表了不止一百遍。这单纯又年轻的小和尚啊。
还不明白吗,让众人堕入地狱的是谁。设计让唐王战战兢兢派人取经的是谁。为取经人设置九九八十一难的又是谁。索人财物的是他。再抖抖手给取经人和众人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机会,他便能万世传扬了。
一切,只因他需要奉养。
二、八戒
世人都唤我猪八戒。但似乎忘了我还有一个很不错的名字,悟能。能悟才能啊,很多事情我不点就能通。就像取得真经后,猴子老跟我抱怨,几百年里,只有带着紧箍才能睡个安生觉。我一般都不接他话茬,猴子说话就这样,冷不丁一句让你不知道怎么应。其实理由都听腻了。我也明白他的痛苦,杀生太多喝水一股血腥味,闭眼黑暗中全是冤死的厉鬼。猴哥啊,你现在这么痛苦,难道就想不到,十万八千里的长路,埋藏了多少真相吗?你偷吃太上老君的丹药,稀里糊涂的就吃了,一个守卫的人都没有。真的这么简单吗?你被丢入八卦炉中,不仅没炼死,反而炼出一身神通。真的就这么好运吗?
我们经过火焰山,它是八卦炉倒下时倾倒的火焰。我们遇到了拿着芭蕉扇的铁扇公主,喷着三味真火的红孩儿。你不会忘了,芭蕉扇是老君的法宝,三昧真火是老君的成名绝技吧。还有还有。观音的三个圈,一个套了你,一个套了红,最后一个套黑熊。黑熊是我们遇到的妖怪中,最为奇特的一个,知书答礼,法力高强。知道天上的事情,不吃人,有慈悲之心,与和尚论道谈仙,颇有道家风范。它发现寺庙起火,赶来救火,你打不过然后请了观音菩萨。按理说,这样一个好妖怪应该很好点化收服。但菩萨却用了一个非常珍贵的圈圈,套在了它的头上。蹊跷就在这里。观音的三个圈,套的无非是三个与太上老君渊源极深的人啊。还有当年,你被压五指山,我变成猪,沙师弟受穿心之苦,小白龙被变成马,我们一起经历了漫漫取经之途。在此之前,我们是谁的人,又被谁收服去取经的呢。佛祖在灵山拈花微笑。十万里取经路我们以为是磨练。陪着师父走到灵山,只看到他苦尽甘来,大功告成,大喜。现在却是满满唏嘘。
取经前看不懂的东西,成佛后以后果然懂了,但是猴哥,从此,悟能再无快乐。
三、悟净
我叫沙悟净。玉皇大帝亲自册封的卷帘大将。“南天门里我为尊,灵霄殿前吾称上“说的便是我了。当然,是曾经的我。很多人想不明白,我长得帅, 功夫高, 被玉帝相中后一步登天,还允许我带兵器上朝。为什么一夜之间,仅因为打碎了一个琉璃盏,就差点永世不能翻身。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也。只记得那一日,我被玉帝打了八百下,天兵天将倒拎着我,丢下界来。又教七日一次,将飞剑来穿胸胁百余下。我被囚禁在流沙河,终日痛苦无法自拔。在我看不见过去未来的时候,观音菩萨来了。菩萨轻轻一笑,你何不入我门来,皈依善果,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上西天拜佛求经?我可教飞剑不来穿你,那时节功成免罪,复你本职,心下如何?哈哈。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即使再不信任这些所谓的神佛,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这流沙河不堪回首的日子,已经让我变得丑陋无比。青不青,黑不黑,晦气色脸。只要能让我离开,做什么我都愿意。 所以,取经长途,我便没有任何追求。本轻,所以人不顾生死而去。好在人生无常,皆无定数。长路漫漫,我遇到了师兄、师父。一步一步走来,他们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仍有善念存在。师父心怀世人,大慈大悲。师兄嬉笑怒骂,心系苍生。虽然,师父曾经说,我们走在这路上,大家都失去了信仰。可我们,仍往那个不太信任的地方执着奔去。
四、三藏
我是唐三藏。别人都说我木衲至极。为什么这样的我,能被佛祖选中,踏上这充满诱惑与刺激的取经之路呢。要我来说,大抵是受王恩宠,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吧。毕竟我是“水路大会”的坛主,又得皇上亲赐观音的两件宝贝。虽然在这个取经路上,我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一块可食用的肉而存在,不管男妖女怪都对我虎视眈眈。但我印象最深的是,取经归来,悟空轻轻一推,我便跌入了尘世河底。惊怖之余,灵魂与肉身就此远去。尊者笑得很慈祥。莫慌,想要成佛,必须脱掉自己的凡胎。那个悟空所说的,“背负凡人如托泰山”的凡胎,从此一灵不昧,直往西天。面对河面那具熟悉的浮尸,他们三个开心得耐人寻味。师父你看,那是你哦。悟空拍手笑道。
是啊。但如果死掉的是我,现在站在船头活着的还是不是我?
若都是我,为何有两个我?哪个我又是真的我?我抛弃原来的我直奔西天,但死了的人,不也是肉体腐朽,灵魂往生西天吗?佛祖啊。你常说,无喜无忧,无牵无碍,无色无我,这就是你说的菩提心吗?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有为法,这就是你说的立地涅槃吗?
我抛弃了肉体,身为一道灵光在这西天极乐,看着世间百姓在苦海中垂死挣扎。极乐极乐,既然无色无法,那乐从何来? 民若不乐,我为何要乐?我不懂。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个被冲走的唐僧,其实俗家姓陈名江流。他从水上来,又从水上而去,就这样结束了不堪负重的一生。比起现在外表道貌岸然,却非虔信佛法的我,顺水而去的江流儿或许更为自在吧。唏嘘唏嘘。偌大灵山,也只有一个人在深夜入梦,立于模糊不清的梦境里对我低声细语。师父,此身即我,我即此身。不舍万物,万物不舍我。灵山本是大劫,世人何至如此。师父,不如学我,横冲直撞,直欲齐天。
否则,我也不介意,看着你那一路逃到西天的身影, 帮你一把······
推你一把······
师父,那个死尸,是你哦。外传<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