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游戏

> 镜花奇缘 > 《镜花奇缘》忘川河

《镜花奇缘》忘川河

回复

开发者
总发帖数:213总回复数:258

《镜花奇缘》忘川河
[复制链接][复制全部]

90 0 0

楼主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8-25 15:50:25

我不知道我在地府呆了多少个岁月了,如果我也可以轮回的话,我恐怕已经轮回了很多次了。可能是因为我前世做了太多有违天理的事情,所以上天惩罚我了,他让我永永远远的呆在地府里,也是因为这样,让我知道原来地府人人所说的阎王爷陌君离还有与平常不一样的一面,在面对任何魂魄的时候他都是冷着一张脸,就如同一块溶不化的冰块,我从未在他的脸上看到笑容,我一直以为他是不会笑的。直到,她的出现!地府里没有黑夜白昼之分,但我觉得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久的我快要忘记了她的容颜,我依模糊的记得她的美,她如同仙魔合体一般。
  我记得我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我正在和君离对峙。或许是因为我是君离唯一的朋友,所以他待我也就与他人有些不同,阴界与阳间有着明确规定,阴间的鬼是不可以去阳间的,而阳间的人死后却要回归阴间。我的心中有一份执念,总是想回阳间去,我心中总是缺了什么,这个东西需要去阳间找到。

  转念之间已过去了许久,那日我游历归来,还未曾回园就被君离拉了过去。
  君离很神秘的拉着我的衣袖,将我半拉半推到软塌前坐下,我身旁的桌子上放了凡间该有玲珑棋局。君离坐在我的对面,他双手支撑这下巴,流露出街头地痞的邪气,又有些惭愧的对我说着。“白易,我们可是好兄弟,你教我下棋可好?”
  “教你下棋?为何?”我第一次听到君离有事相求与我,所以,我很好奇,又很是不解。
  “白易,不瞒你说,前几日地府来了一个女鬼,我地府人人都说她下了一手好棋,所以,我想杀杀她的锐气!”君离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极力的想掩饰着什么,可是我还是发现的,因为他嘴角流露出他没有发觉的笑意。
  “君离,依我之见,你怕是爱上那女鬼了吧!”我故意调侃这他,难得看着他有这样失态的样子,我起了玩弄的心思。
  “你胡说着些什么!我堂堂阎王,会喜欢一个刚来的女鬼?”君离普通被别人拉住尾巴的猫咪,他炸毛了。
  然而,他却不知,他越是这样越是让我确定我的猜测。我很好奇让君离变成这样的女子究竟是个怎样的女鬼,我有些期待能够见到她了呢。“罢了,我也不逗你玩闹了,你不是要学习下棋吗?还要学吗。要学就给我坐好!”
  “要,要!”君离知道我说一不二的性子,为了能够学下棋,故,他学的很好,他也很聪明,没多大一会时候,他便可以与我对弈了。
  以我的棋艺和君离的天赋相比,我们陷入了僵持,我以为这僵局会持续很久,直到她的到来。
  “陌君离!你给我出来!”她推门闯了进来,直奔君离就是一顿臭骂。
  “仲芷沫,你又要干嘛?你就这样闯进一男子房间,你的礼仪廉耻呢?”君离斜撇了她一眼,后有转头看着棋局。
  “我的礼义廉耻?”她用手指着自己的脸,她好像被君离气的不轻,她的手微微颤抖的指着自己的面孔。“陌君离,你最好让你的那些小鬼给我滚,别让他们更在我身后。”
  “我让他们跟着你是为你好。”君离依旧执子看着棋盘,但是,我明明看到他的眉头轻皱了一下。
  “为我好?我看就是你陌君离不怀好意!”她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君离。我看着她的样子,直觉她还真是不怕魂飞魄散。因为在地府还没有人感这样对着君离,就连我,都要和他保持着君臣关系。

  “我不怀好意?我好心一片竟让让人当成了驴肝肺。”君离可能是被她激怒了,君离狠劲的甩开手中的棋子。他,愤怒的看着她,那样的眼神就好像被老鼠戏耍的猫。
  为了不让君离在愤怒之下做了自己后悔的事,我只有当这个和事佬。“唉,我说你们闹够了没有,没够的话我先走了。”说着我便微微起身。
  她和君离同时转过头来看我,君离有些尴尬,而她,却用一种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来说她看我的眼神,可以说是复杂吧。
  她走到我的跟前,眼看她就要伸出双手触碰到我的脸,我歪了歪头避开了她的手,她轻轻的说着些什么,我只听到她说了夫君?!
  夫君?!我很疑惑,可能是她认错人了吧,我心中想着。不,她一定认错了人,我确定我是第一次见到她,我不可能认识她的。
  我向她微微拱手。“在下白易,是君离的至交好友!”
  “白易啊?原来你不是他!”她重复着我的名字,我看到了她脸上的失望和悲伤,我不知道她伤心什么,我猜想她可能在等什么人,我知道君离可能会单相思。
  “姑娘说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你是白易啊!我叫沐芷沫!”她有些期待的看着我的面容。
  “哦,沐姑娘安好。”我向她微微点头以示友好。
  看着她旁边的君离脸色有些不好看,我知道他肯定是吃醋了,所以我借口离开,离去时,她问我今后喊我阿易可好?我想拒绝,但不知为何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从那以后,她总是在我身后喊着阿易,她总是很黏着我,我也将她当成继君离之后的另一个至交好友。
  不久以后,我感觉我和君离之间好像多了些什么,这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已经不如以前了,我觉得他好像对我有着什么怨气,他好像克意的在避开我。
  直到有一次,我听到下面的小鬼在乱嚼舌根。他们说,因为仲芷沫经常来我这里,君离都发了好几次脾气。
  次日,我便向君离请辞离去,君离听到我离去的消息,他没有像以前一样送我离去。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下。我知道,我与他之间隔了个仲芷沫,或许只有我离开才是对我们谁都是好的吧。
  在阳间的日日夜夜,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想起仲芷沫,我很怀念我们在冥界的日子,这是我以前所没有的感觉,我在阳间的这些日子更像一孤魂野鬼。我最终没有耐住对仲芷沫的想念,我还是回了冥界,我带着深深的愧疚回到了那里。
  刚回那里的时候,我直奔去了仲芷沫的院子,我发现她不在这里。走在离开她园子的小径上,路径尽头的亭子里,我见到正在醉酒的君离。身为友人,我理应关心他。
  我走至亭子时,他就坐在那里,他的脚边都是酒罐罐。我将他扶起坐在石凳上,他突然抓住我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着我的身子。
  “白易!为什么?为什么她喜欢你,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如你了,你告诉我为什么?”他,眼角有泪滑落,只是我第一次见他哭,也是最后一次。“白易,你不是说我们是永远的兄弟吗?你将她还给我好不好?好不好?”
  “她?去了那里?”我心中哽咽,想哭,但我不能这样做,我只有强忍着。
  “她?她宁愿去永永远远的当个摆渡人,也不愿嫁给我。她去了忘川河做了渡船女。”君离再次抱着酒瓶喝了起来,为了他好,我只有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打晕了他,让人将他带了回去。

  我直奔去了忘川河,我压抑不住自己想要见到她的那颗心。我去的时候,她还是以前一样的样子。就算在这里渡河她也会有几分仙人的气味。她看到我还是叫我阿易,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她还是那个样子。
  我问了她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君离,她只是笑着,她让我去三生石那里看看我的前世,原本我是不愿去的,因为我从心底里面抵抗着三生石。然而,她说,要是我看了前世,愿意回来便就回来。
  我最终还是去了三生石前。人都说三生石是天上掉下的补天神石,拥有回看三生的能力,人人都想去看看自己的前三生,而它对我来说却是我最怕的东西,我不愿去照回前世,我直觉照回我会后悔。

  三生石前,我看到了我的前世。原来,我本名叫白易,我是夜心弦,我家中一脉单传,自我出生时就家境贫寒,我懂事后,就想着要将家业做到最大,所以我自幼寒窗苦读,只为求取功名。那日我和往常一样在家中习课,老母告知我家中来了客人,让我前去招待。我,不解。如若往常这样的事情老母早就自己解决好了,她从不会打扰我读书。我虽疑惑可还是去了,走至大厅,一中年男子与一女孩坐在那里,我识得那个男子,那男子是家父生前的至交好友,我理应唤他一声伯父的。仲伯父与老母谈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但仲伯父告诉我那个女孩今后就是我的妻,唯一的妻。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仲芷沫,那时候的她长的水嫩嫩,她一身翠绿的罗裙,可能是因为她还未及笄,她将头发用布带绑成小肉包的样子,很是俏皮可爱。她从那个时候起就跟在我的身后,每次都会恶作剧的将我的书藏起来,让我陪她玩耍;她每天都会跟在我的身后喊着夜大哥;她问我,是不是成了我的妻就可以和我永远的在一起,她说,她喜欢和我在一起………在她及笄之后,我们两家开始准备大婚,我告诉自己娶她是个责任,但是我心中竟然还有喜悦和紧张。那天她一身大红嫁衣,她是那么美,虽然她不是妖,然而那天她有了妖才会有的本领,那天她仿佛将我的魂与魄勾了过去。婚后不久,科举如期而至,我赶去京都,往京路上,我会怀念我们的日子,我会回想我们认识的时日,那里满满的都是甜蜜。上天垂怜与我,我如愿成了新科状元,那时候的我很激动,我沐浴在他人羡慕的眼神里。中榜之后,本应回乡的,然而福祸相依,在去往大殿时碰上皇帝最是宠爱的六女,她在大殿之前宣称非我不嫁,我告知家中已有**,此生不会再求娶她人。她被皇帝惯着娇纵不已,让我选择休妻或者鹤顶红。我不愿做那负心之人,我选了鹤顶红,她震惊不已,我用仅有的力气求她可以放过我的家人,也是那时我离开了阳世。
  看完前世,我早已泪水模糊,我心中的那个空缺也就此消失不见,有的是愧疚,我是对不起芷沫的,我误了她一生,我知道,我再也不配拥有她了,她的不幸是我带来的,幸好我还可以选择。离开三生石后,我没有去找芷沫,我想,只有我离开了才会对我们任何一个人来说是件好事。故,我留下书信离去,我没有告诉他们我去了那里,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我想我应该到处游历,我应该远离这个地方,我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我负了她一生不能负了她永远,还好,我还可以选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