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游戏

> 斗萌西游 > 吾尔达拜戈壁中的那场花事

吾尔达拜戈壁中的那场花事

回复

总发帖数:124总回复数:128

吾尔达拜戈壁中的那场花事
[复制链接][复制全部]

741 0 0

楼主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28 10:11:10

  吾尔达拜戈壁中的那场花事

  也许以前所读书中把戈壁描写的过于苍桑和无情,一直来对戈壁都心存芥蒂,觉得那里就是一望无际的不毛之地,到了戈壁就意味着要面临着寂寞、孤苦和荒凉,甚至有时还会牵涉到生命的胁迫,想想都有点畏怯。

  在春至冬未归的咋暖寒季住村戈壁边缘的吾尔达拜,天地间雪色依旧苍茫。小村在空旷的原野中安安静静的显得很小,村子周边和公路两侧林带枝头上光****的透露出一片残淡的灰白,冬意还未始褪。

  春来的季节的吾尔达拜是风的世界,起自戈壁的风想刮就刮、说来就来,扯天席地的卷裹着沙尘一场接着一场,一场比一场狂野,很是任性。也就半个来月功夫,覆雪的原野被撕扯得四分五裂露出了戈壁的本来面目,样子很是零乱不堪。我也初尝到戈壁中滚滚沙尘的味道,每天下班回到住处都是一脸尘色,落进嘴里的沙粒很硌牙,自嘲地说吃点沙子有助消化。

  然而春天就在这样一个时节里从戈壁深处乘着漠风潜了来,努力地用它博大的胸怀润育着散落在薄脊的砂砾中的芸芸众生,催促着这里的树木与花花草草在无垠的漠野中全然地释放着花期,尽情恣意地展示着各自的风采,也让我领略和见识了什么叫铿锵的美丽与刚阳的温柔。

  最先感受到春天气息的是地头和路边的防风林。雪尚未融完,忍耐了一冬的杨树林已抑不住雪润之风的诱惑,把枝头倒腾得鼓鼓涨涨,寡白的树杆渐有了青色,枝稍也变得柔软起来,摇摇摆摆的没了冬时的那种僵硬。四月初入户走访时,在一户牧民家院外见到一棵树型很大的杨树,一看便知是有些年头的本地土著杨,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近年新栽杨树还在芽苞阶段,它的树身已急不可待地缀满了小拇指大的褐红色花穗,庞大的树冠罩在深红色的花雾中,立在那宛如长发飘然的妙女子,煞是好看。

  一个星期不经意间过去了,猛然发现不管是远处或近处的,还是成林的或形支影单的树,稍上都抹染上了一层赏心悦目的浅浅新绿,吾尔达拜的戈壁不再是冬日里的孤白和初春时的土灰调了。随着天气的日渐暖和,含春的漠风一笔一笔地给戈壁抹染上了迷人的色彩,每抹一笔都有一份惊喜,每添一笔都会是一片精彩。树绿了,草青了,花开了,蜂飞了,蝶舞了,整个吾尔达拜变得色彩斑斓了。

  最先发现开花的草是马兰。那天检查新打电水井运行状况,见院落里几株身形纤弱的野草顶着紫色花儿在夕阳中有些焉焉然,心中甚怜之,忙扯过水管以手工下雨方式透浇,很快它以最美的容姿回报了我,晚风中一丛丛的婷婷而立,紫色花朵含着溅染的水珠展瓣怒放,清清爽爽的让我心中大慰。隔了两日,又在几家牧民家的墙根下和路边林带内零星地见到几株马兰,觉得好稀罕。而几天后的戈壁偶行却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数量如此之多的马兰,跟农家地里种的韭菜一般,远远望去在风电机下蓝紫紫的一大片,甚为壮美。

  自从那次偶行发现了戈壁春天的美丽,晚饭后的我行踪开始“可疑”了,经常碗一搁人就跑没了影。那个晴空傍晚,心血来潮的我又只身沿着防渗渠撒到村南的沙包里,近距离仰望那些成排矗立的风电机,发现它们要比想像中的大多了,硕大的叶轮缓慢地转动着发出类似流水的声响;风机下马兰的紫色已比几日前明显地淡了,近根处结上了骨骨朵朵的种子,我想明年春天这里的紫色将更浓郁。一阵清淡的花香混杂着沙蒿特有的苦味扑入鼻腔,幽幽的沁心入肺。寻香探去,前些日子还干瘪瘪的红柳花事正旺,婀娜的树身披着由艳粉的碎花粒织成的纱缦,衣袂飘然地挤满了一个又一个沙丘,美如一群粉装的哈萨克族女孩儿在群舞着“黑走马”,夕阳中竟将连绵的群丘粉染,那时那刻身处那景的我只会用“香艳极了”来形容了。

  瘦如梅的红柴也不甘示弱,虬形骨感的树身盘根错节,一节节新发的青枝上打满了粉白相间的花蕾,唯美的五瓣花朵托举着细红的花蕊含情翘首而望,还真有点像梅,只是树身矮小了点罢了,且不妨将它谓之沙漠之梅;一些花期稍早点的,树下已是残红碎落,满枝的粉白色花朵已被红艳艳、圆鼓鼓的花实换下,窄一看如同一树燃放的小红灯笼。

  铃铛刺躲在一旁静静的绽放着,一幅与世无争的样子,袭人的花香中隐隐地透散着一种超凡脱俗的冷傲气质,不信你看那粉嫩嫩的花堆里是不是暗藏了一根根尖利的硬刺,把粉都都的花枝武装的如同花裹了的狼牙棒,警示着所有靠近它的牛、羊等吃货动物,当然也包括那些长有摧花手的人们,好像在说:“站边上看看行了,如想动个折花枝什么的歪念,绝对是狠扎没商量”。因为我的手掌心已接受过它的检验,尝试了那些刺****的厉害。

  走累了,坐在一处沙丘顶上,面朝落日,夕阳金染,黄昏美丽。回首远处那片浸罩在霞光中规划齐整的定居牧村,家家户户屋顶上都挂着那么一缕或浓或淡的炊烟,妇女们进进出出的开始为忙碌了一天的家人准备可口的晚饭。似火残阳将天边的那片云烧成了火烧云,与远山、戈壁、沙丘、风电机群、林带和牧村融为一起,戈壁落日、牧村炊烟的旷景让我沉醉了。

  浅浅的夜色在黄昏中渐渐地渲染开了,牛羊归圈时呼儿唤女的哞叫此伏彼起,打破了村子的宁寂,也告诉我“野”够了该回住处了。翻过两道铁丝围栏横穿一片苜蓿地绕到了村东土路上,偶尔一两个骑行牧民从身边一闪而过,匆忙的身影连同“突突”的马达声很快消失在弯曲的路尽头。透过防风林牧民家的灯亮了,一家、两家、三家…,很快便星星点点的一片。

  xb.cdjjyy.com/sdxbyy/sitemap.xml

  xbzl120.com/sdsypz/sitemap.xml

  xbyy.72177.com/sdsypz/sitemap.x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