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游戏

> 梦幻西游 > 同人小说——长相思

同人小说——长相思

回复

3高级弟子
总发帖数:1总回复数:13

同人小说——长相思
[复制链接][复制全部]

451 18 1

楼主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6:51:12

长相思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题记

唐武德五年,春。长安城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街边小贩卖力的吆喝着,福威镖局门口迎来送往、络绎不绝,郑镖头已经高兴得看不到眼睛,钟馗依旧在到处找人为他捉鬼,酒店的小二拿着藏宝图四处兜售......这就是长安,天子脚下的长安。
紫衣少女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轻轻的掂着钱袋子,边走嘴里边嘟嘟囔囔的,脚边的铃铛叮当作响,这样的闲散跟闹腾的长安城显得格格不入,少女并未在意,依旧啃着她的糖葫芦,旁若无人的走着。
颓唐的和尚映入了她的眼帘,一脸的苦闷模样,好奇之心顿起,于是走近询问。和尚娓娓道来,原是父亲为贼人所害,母亲忍辱偷生多年,如今奉天子之命即将远行,却恨大仇不能得报。少女越听越兴奋,胡乱的用手将嘴边的糖渍一抹,一把扯住和尚,走走走,给你报仇去。
和尚屈于少女淫威,又想着16、7岁的娃娃,如果不是身怀绝技料想也断然说不出这样的大话,现在既肯帮自己,说不定真能让自己大仇得报。可是他不知,少女心里,又是另一翻打算。
她本是地藏王座下弟子,确应身怀绝技,可是由于她贪玩任性所学功夫实在有限,出门历练后加入了一个帮派,帮里高手如云,将她牢牢的保护起来。而为什么只身一人出现在长安街头?只是因为她久闻长安的热闹心生向往,又觉得跟帮中兄弟一起游览稍欠浪漫,于是一个人离帮出走。殊不知天子脚下虽是神仙居但也是销金所,刚刚用最后的银子买了糖葫芦,指望在这个穿得还不错的和尚身上挣上一笔,然后继续游玩。
真正开打少女顿觉力不从心,心中大悔,一悔不该不听师父教诲好好学武;二悔不该贪玩儿离帮出走;三悔不该看见和尚穿得漂亮就想着从人家身上讹银子。可是悔有什么用,小命休矣。她用最后的力气对和尚大喊,臭和尚,你还等什么,赶快跑罢。说完闭上眼睛,等着那贼匪最后一斧,背后的小翅膀已经破衣而出与脚踝上的铃铛遥相映衬,闪现出夺目的光芒。
耳边是两道几乎同时想起的声音,“你...你...是魔”“小贼住手,让爷跟你玩玩儿。”于是后来的几人加入战斗。少女懵然抬头见五个男女已跟贼匪打了起来,她眯起眼睛仔细看,除了白衣飘飘的雷二哥其他几个一个也不认识,但是不得不说,这五个人都一定都怀着绝世的本领,所以明明最不优雅的打架斗殴也能让他们演绎得行云流水,她一时间就看痴了,连战斗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雷二哥轻轻靠近她,在她头上狠狠敲了一个爆栗,“又不听话了是吧,玄奘大师是天命所归的取经人,你把人家害死了我看你怎么交代!”她自是捧着头各种委屈无辜状,“二哥二哥我错了嘛,但是现在盘缠也用完了,没钱回去了,要不你让我跟着你,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淘气,我也可以跟着你学东西啊,好不好嘛。”说着像个八爪鱼一样吊在他身上,一边不忘将手上的糖渍往对方的白衣上蹭,隐约觉得有道视线灼人得厉害,于是转身,只一眼,红霞便爬满了她的脸。

沙发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6:52:14


在益州,没有人不识得“义海豪情”,每每有人问起,老百姓无一不竖大拇指。虽说当今天子勤政,国泰民安,但是在这远离朝堂的益州城,鸡鸣狗盗的事从来没断过,再加上近来三界风云不断,仙魔争斗不止,老百姓实在苦不堪言,他们急需一个领袖,来维持自己的正常生活,而“义海豪情”这个绿林小帮便担负起了这个责任。
渐渐的,“义海豪情”成为了益州的传奇。倘使有狗官横行乡里、鱼肉百姓,那么第二天早上,他的人头必会高高的悬挂在城墙之上;倘使有采花大盗**妇女,那么第二天早上,便会有人发现城郊的“硕鼠洞”里有一具被拨得精光的尸体;若是遇到仙魔大战,不出一盏茶的时间便会有帮众来维持秩序,护百姓离开;当然最传奇的是他们的副帮主,据说是个15、6岁的姑娘,贪玩爱美,最爱在入夜时潜到百姓家去偷精美点心和小姑娘的当季胭脂,对于她的恶作剧百姓们总是一笑置之,慢慢的,每家每户都喜欢在厨房放点点心,而少女房中,也总备着未曾用过的胭脂。
十三一进屋就看着媣媣无精打采的丢点心,一双小脚悬在椅子上晃啊晃的,见他进来也不抬眼,依旧专心致志的丢着点心。他叹口气,走到她身前,“正冠为媣,梳妆为媣,你真是对不起你这个名字。”媣媣依旧不抬头,他无奈“二哥让我带你回来也是为你好,现在到处都打着除魔的旗号,你若是在外面瞎晃,说不定哪天就给人家除了,以后还怎么酿酒给我喝,走走走,跟我出来,带你看新鲜玩意!”说着大步迈向后院,媣媣看着他的背影,思考了一炷香,终于摇摇头,扇动翅膀飞去他所在的位置。
她使劲揉揉了自己的眼睛,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这只巨鸟,只能说太美了,全身雪白的羽毛并没有一丝杂色,波光粼粼的眼睛像幽深的湖,它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明明光彩夺目却又隐约有丝绝望,她竟然被一只鸟盯得愣住了。
旁边是十三戏觑的声音,“媣媣,被吓到了?还愣着干嘛,赶快认主,这是二哥送给你的荆棘精,很稀有的,不知道他怎么搞到的,看吧,还老是埋怨二哥不疼你,可没见他送我这样的礼物。”于是她很茫然的被十三推到巨鸟身边,他牵过她的手,拿出腰间的匕首,在她水葱般的手指上轻轻一划,于是鲜红的血涌出,于是染红了巨鸟的羽毛。一时间红光乍起,眩晕了他们的眼睛,十三下意识的伸出手臂想推开巨鸟,忽然又红霞散尽,只余薄薄迷雾,迷雾中是个女子,雪白的头发像瀑布一样随意披洒在肩旁,全身赤裸,身体微微蜷缩,眉眼紧闭,怎么看都是一幅活色生香的美人图,如果说不和谐,那恐怕就是十三的手,刚刚伸出的手他还来不及收回,而此刻,手掌正放在女子的关键部位上。
他茫然的看着身前的美人儿,思考着怎么自然而不动声色的把手拿回来,忽然,眼前的女子张开了双眼,一双湖蓝色的眸子冷冷的凝视他,少顷,他听到啪的一声便只觉脸庞发烫,再一看,女子已经冲向了媣媣的房间,而那房间的主人,已在旁边笑弯了腰。

板凳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6:52:48


媣媣的生活终于开始不再无聊,三哥十三和荆棘精绿萝给她带来了无限乐趣。绿萝和十三就是火星撞地球,只要见面就必然吵架,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十三那样温和的个性为什么就是偏偏和绿萝过不去。
时间就这样散落于无忧无虑的岁月中,像刚打开的糖罐子,都是甜蜜的味道,她只是感觉得到幸福,悲伤和眼泪都还没有登场。
每到月圆之夜她会收到一封家信,都是二哥写回来报平安的,而与家书一起到达的总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玩意儿,或者是诸如枣糕一样的零嘴,或者是夸张得吓人的面具泥人,虽然都不贵重却恰恰都是她的心头好。二哥是有着大抱负的人,断不会为了她的一点喜好去耽搁时间,这些东西自然不会出自他的手笔,如果不是二哥,那会不会,会不会出自那个目光如炬的红衣少年?
这日清晨,绿萝被媣媣软磨硬泡的驮着两人飞到大雪山,媣媣嘴上说为了取早上的雪晶酿酒,可是谁都知道这妮子最爱日出的雪景,假公济私罢了。不过她倒也没偷懒,一边欣赏雪景一边还是在用魔力收集着雪晶,而无聊的十三和绿萝只能大眼瞪小眼,无所事事。
“绿萝,你会弹琴么?”十三将随身携带的佩剑扛在肩上,悠悠闲闲的问。
“会,你确定敢听?”
“嘿,我也想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小爷我不敢做的!”他解下佩剑,庄重的轻拭着,“这几年益州虽不太平,但是也没人让我这把剑出鞘过。既然得卿之琴音,在下自当以剑舞相和!”说着行了个江湖之礼,“姑娘请!”
绿萝只是冷笑一下,席地而坐,左手微微抬起,只见墨色妖灵之力在她指尖环绕,瞬间便幻化成一尾乌黑的古琴,手指只是轻易拨弄几下便有空灵的乐曲倾泻入耳。
“姑娘好琴技,那么在下献丑!”
媣媣听到动静一转身便看到两人一人弹琴一人舞剑,一人面容冷漠,一人眉目温和,明明格格不入的画面却又有种诡异的和谐,一时间她竟忘了最爱的雪景,转而痴痴的望着他们。
忽然觉得琴声一转,铮铮的只剩肃杀之气,十三早已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换上的是冷峻的神情,忽然,他恍然大悟似的朝媣媣大吼,“媣媣,赶紧捂住耳朵,这琴声会震断你心脉!”
媣媣刚刚听清便已天旋地转,在丧失意识的那一刻她感觉有人抱住了她,而抱她的人好像是穿着红衣,她不禁自嘲,原来濒死的一刻是那样的奇妙,居然能感觉到他怀抱的温度,以及,闻到他身上,雪的味道。她轻轻的抓住他衣襟“我好思念你,能在死的一刻看到你的幻像真好!”
宋彦看着怀里的少女,眉目间的凌厉微微消退,他忽然觉得手足无措,像是捧着一片雪花,那样小心翼翼的,害怕她化掉。绿萝走到媣媣身边,面无表情的喂了她一颗药,转头看向十三“放心吧,她不会有事,只是这位少侠好耐性,若是媣媣不晕,还不愿意以身示人吧!”说着冷笑一声,幻化成雪白的大鸟飞上云霄。

地板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6:53:21


“这么说,你不仅是二哥的好朋友,还是十三的师兄?”媣媣说这话的时候几乎贴到了宋彦身上,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宋彦不动声色的后退“是的,所以他们的妹妹就是我妹妹,有需要你可以找我。”
耳后是十三一声冷哼,他走到他们身边,一把抓过媣媣,护在自己身后。“宋师兄,普天之下恐怕没人不知你是程咬金的得意之徒,是要继承他衣钵的人,而我只是区区叛徒,媣媣也是你们成天喊着要除掉的魔族,你确定我们不是敌人,而是朋友?”
媣媣不理解为什么本该和谐的重逢画面会充满凌厉和讥诮,正欲出言阻止却被雷霆先打断,“十三,好了,宋彦是我朋友,无论对你或者对媣媣都不会有恶意,而且,现在所谓的名门正派诛杀魔族也是诛杀那些无主的,媣媣不小了,若是能嫁与正义之士为妻,那么自是不会有人再诛杀她,当今天子宽厚,断不会无故杀生,宋彦,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什么?”十三惊讶万分,“二哥,你要把媣媣嫁给他?”
“有何不可?”同时响起的两道声音,雷霆好整以暇的整理着自己的白衣,而宋彦目光灼灼的看向媣媣。
十三没有理会宋彦,直直的冲向雷霆,“雷霆,我看你是出门游历了一圈就把脑子弄糊涂了吧,媣媣是谁,是你的妹妹,是我们大家最珍惜的人,你为了你的荣华富贵就要随意把她嫁掉?”
雷霆眉目含怒,正欲开口,绿萝冷冷的声音便已传来。“我并不觉得你们有什么好吵的,嫁不嫁,娶不娶不是你俩说了就能算数的,而纵使你俩争得面红耳赤,主人公们却早已不在。”两人闻言回过神来,哪里还有宋彦和媣媣的影子,微微叹气却看到绿萝轻轻的拂开耳旁的白发,好整以暇的说,“只是雷霆,人不能忘本,你的这条命貌似是媣媣牺牲了她的神兽方方才得以保全,所以,让她幸福是你的责任!”
就在屋里三人争执不休的时候,媣媣拉着宋彦来到了她的酒窖,她像献宝一样拿出一坛又一坛酒,铺在石桌上,眉眼弯弯,嘴角是皎洁的笑容,她轻轻拍宋彦的肩膀,“你看,这些都是我酿的,武功我比不过十三和二哥,见识我也比不过绿萝,唯独酿酒他们都不会,我敢打赌,即使是王母娘娘蟠桃宴上的酒也未必比得过我的。
说着在一大堆精美的坛子里挑出一坛,举起来晃晃,要不要试试?月光打在她的脸上,一双眸子像含着秋水波光盈盈,左脸的小酒窝若隐若现,他忽然就觉得,眼前这个人就算拿一生的时间去呵护也是不够的,忽然间他就想揽她入怀。
很久很久以后媣媣已经忘记了那个怀抱是怎样的温暖,她只记得那晚的月亮好亮,那晚的芦苇漫天飞舞,那晚有好多的萤火虫飞在他们身边,那晚是那样美......

5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6:54:05

本帖最后由 媣媣123456 于 2015-8-14 17:08 编辑

有人看我就更完,没人看就到此为止。

6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7:25:12 来自手机

好厉害噢,加油,等更新

7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7:26:03 来自手机

有人看,有人看,沙发沙发

8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7:26:48

哦凑 你们好骚包

9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7:38:36

不错不错,鬼鬼支持下

10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14 17:50:04 来自手机

么么哒,不错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