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60游戏

> 新仙剑奇侠传 > 仙剑叙情(小说贴,不定时更新)

仙剑叙情(小说贴,不定时更新)

回复

6名动一方
总发帖数:2总回复数:36

仙剑叙情(小说贴,不定时更新)
[复制链接][复制全部]

1138 22 8

楼主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4 14:07:18

简介:来给大家讲个长点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呃,当然不是,我要讲的是李逍遥与拜月决战之后一千多年的那些事

第一章  逍遥神剑


    烈日当空,瓦蓝瓦蓝的天已没有半片云的踪迹。岸边成熟的野草热得弯下了纤细的小蛮腰,低着头。蚱蜢嬉戏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仔细一听,隐约还传来阵阵叹息,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哎,真烦啊,希望他们找不到这里吧。”一个少年翘着二郎腿,嘴巴叼着莫名的野草,躺在岸边的芦苇上,炽热的阳光已让少年额头露出滴滴汗珠,但少年却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时间长了,少年从开始的喃喃自语唉声叹气逐渐慢慢的没了声儿,只是均匀的呼吸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切都已置身事外。
    呼--呼呼,风吹动着岸边的芦苇,四处乱颤,可夏季的风来得快去得快,很快便停止了。风止了,可芦苇还是轻摇着,仔细一看,底下好像有东西慢慢的蠕动着,整个身体呈S型,看起来十分柔软而又有韧性,身上的鳞片一片红,一片紫,三角形的头上依稀可以看到鲜红的信子一伸一缩,两颗绿豆大小的眼睛仿佛露出凶光,似乎正在搜索着自己的猎物,没错是蛇,剧毒的蛇,而它游走的前方正是“熟睡”中的少年。
    少年好像是被那阵风给吹醒了,右手撑在地上,左手摸着脑袋, “嗯,头好昏,身子怎么这么沉重,”少年心想着。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就被前面的咝咝声给吸引了过去,不看还好,一看,我的天,蛇啊!来不及想自己身体的问题,少年是爬起来就跑,一路跌跌撞撞,不知道摔了好多次,又爬起来了好多次,少年只知道不跑必死啊,谁叫他最怕的就是蛇。
   少年不知跑了多久,反正是离岸边有一段距离了,摇晃的在田野小路上穿梭着。蛇呢?当然还在,在岸边;那少年为何还要跑?因为他停不下来,对蛇的恐惧驱使着他一直往前跑去。直到,一个拐角,然后砰的一声响,少年撞在了“一堆肉”身上。此“肉堆”高约五尺(注:一米等于三尺),被少年的那一撞,"整堆肉”就好比装满水的气球一浪一浪的,弹力十足。
   “妈的,何人敢撞我虎爷?”这这这,“大肉堆”居然说话了,原来此肉堆并非真是一堆肉,只见这位自称虎爷的方脸脖短,脖子上的肉一层一层的,肥肥的大肚腩配上短小粗壮的四肢像极了一个不倒翁。虎爷满脸的怒气使额头的青筋尽现,圆圆的眼睛释放出灼热的目光怒视着撞他的少年,摩擦着双手似乎打算好好教训教训少年。
    “咦?”虎爷看了看少年,脸上的怒气仿佛在那一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笑,大笑,心花怒放的笑,就连洁白的牙齿也跟着嗒嗒起来。
    “哈哈哈,你TM跑啊?怎么不跑,躲我?躲啊,这下你完蛋了,我要好好教你做人,”话音刚落地,少年就离了地,被虎爷一手提了起来,正准备好好大干一场,发现少年一声不吭,虎爷又把少年放了下来,圆圆的大眼睛打量着。
   “不对啊,这小子平时话语颇多,这刻怎么这么安静,喂喂喂,”虎爷伸出右手摇了摇少年,见其依旧没声儿,虎爷圆溜溜的眼珠上下滚动着想到:莫非这小子看见是我知道大难临头装死不成,嗯嗯嗯,依这小子平时的狡猾八成都是,想我放过你?实在小看我虎爷的智商啊。虎爷思考完毕,便嘿嘿一笑,立马挥出一拳打向了少年的脸。
   砰的一声响,不过并非是少年被击中的声音,而是一棵白菜夹杂着泥土结实的砸在了虎爷头上。“妈的,是谁偷袭你虎爷,”虎爷呐喊到。
   “小虎子,你个背时砍脑壳的家伙,居然敢这样欺负我们家耳子,找死?”声音嘶哑但却铿锵有力。
   小虎子一听到这声音,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顾不得脸上的泥巴,那是扭头就跑,圆滚滚的身体就像抹了油一般很快就消失在了田野之中。来人是谁竟有何等威慑力?只见来人虽白发苍颜,却头上一顶浅蓝有着几朵小花的帽子,身着鲜艳亮丽布满花纹的短袖短裤,尤其是那直挺挺的背可并肩杨树柳树,哟,原来是个俏老太。
  夕阳西下,高挂的太阳似乎高处不够寒,跑到更远处避暑去了,只留下了一些余晖照耀在乡间的田野上,田野的小路上有一个人飞快的穿梭其中,不正是那俏老太嘛。如果你为她的速度感到惊奇的话你仔细看估计会感觉惊讶,因为她背上还扛着一个人。      
   “你这傻孩子,那么大热的天儿和那莽撞小子瞎闹个什么劲儿;像那样笨重的家伙快速跑到身后攻击不就对了;就算打不过你还不知道跑嘛,跑不过就喊人啊;我要不是恰巧路过此地还指不定出什么大乱子呢,真不让人省心啊;也怪奶奶,没有照顾好你,唉.....”夕阳就这样照着这婆孙儿,一路上俏老太话语不断,时而激进,时而和蔼,时而悲伤,就这样一路到了家。
    这是一个标准的乡村房屋,由猪圈、牛圈、狗窝、十多平米的小院子、砖瓦砌成的房屋所组成。对面是山,周围是竹子和树木,俏老太刚到家里面就将少年放在床上,忙从房间柜子里拿出草药给少年冲了点水服了下去,然后又去找左邻右舍拿了很多盒正气口服液取出一瓶给少年灌了下去,看着少年都喝了下去才安心的坐在了老凉椅儿上,刚坐下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忙起身去了厨房忙活着,空荡荡的房间便只有躺在床上的少年和已经湿透了的老凉椅。
  也许是草药疗效好,也许是正气口服液管用,也许是少年本身体质刚健,俏老太离开一会儿,少年便缓缓睁开了眼,挠了挠头,迷茫的眼神好像是在说我怎么回家了,难道这一切都是梦。不过透过墙壁上的缝隙,看着已尽黄昏即将夜幕的天,少年知道今天发生的是真的。
   “我记得我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昏倒了,该不会撞到的是老太婆吧,应该不是吧,我记得那东西又软又弹性十足,莫非...”少年在床上小声儿的嘀咕着,最终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只好起床,准备一问究竟了。
   少年刚走近厨房,老太婆就发现了少年,脸上一喜,但转而又板着脸说道:“李耳,今天你和王小虎怎么回事啊,你们都是余杭镇的,感情也不差,怎么打起来了,还有你今天逃课了吧”
    “忘记了,我饿了我要吃东西,”李耳双手搭在后背回道。不过心里却炸开了锅:难道今天撞到的是纸老虎?按照老太婆的说法应该是了,那也太倒霉了吧,小爷专门避开他,都逃课了居然还能遇见。
  老太婆本来想好好说教说教,但又摇了摇头说道:“那就洗手吃饭吧。”
  太阳早已去享受了,连仅存的夕阳也被带走了,夜幕已经降临,李耳呆呆的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繁星发呆,直到,“李耳,进来吃饭啊,洗个手你发什么呆。”李耳听见了老太婆的声音恋恋不舍的看了看星空好像舍不得离去,但肚子确实饿的咕噜噜直叫,抬起头又看了一眼便进了屋子。
   刚走近屋子,李耳就被惊呆了,不大的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各种他最爱吃的。“难道是今天昏倒了,老太太心痛我?”李耳想到。
   “傻小子,愣了吧?今天是你十六生日啊。”老太婆说到。
     李耳听老太婆这样一说恍然大悟,然后坐了下来开始风卷残云的席卷着各种美食。
     “慢点,慢点,别噎着了,”老太婆看李耳吃的那么快嘱咐道,此刻的老太婆脸上挂满了笑容,就连脸上的褶子也久久不能合上。
    “对了,你十六了,”突然老太婆似乎想到了什么,慢悠悠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来一个大约三尺二的盒子,对李耳说道:“这个给你,据你爷爷说这是咱老李家祖传的东西,只传男不传女,就连我都不知道呢。”
    李耳看了看老太婆手上的大盒子,感觉全身一震,全身的毛发似乎都张开了一样,再也吃不下美食了,拿了盒子便进了屋子。
    李耳将大盒子放在床上,迫不及待的想打开大盒子,可却无从下手,因为这个盒子像是浑然天成一样,完全找不到接口嘛,久而久之李耳似乎有点生气,不由说道:你TM给我开啊。李耳最终束手无策,正准备去找老太婆问清楚这怪盒子的时候,咔嚓,咔嚓,盒子竟然有了动静。
      李耳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准备低下头附耳倾听。盒子却啪,啪啪,嗒,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盒子居然自己分成了两半,李耳惊呆了,往盒子里面一看,只见一把全身天蓝的剑浮现在了眼前,剑刃在昏暗的灯光下都显得光芒四射,剑末端如同一把锋利的矛头,剑柄剑末剑身简直精妙绝伦。
    李耳定了定神,平复了下亢奋的心情,手便向那剑抓去,可却摸不到,不由得揉了揉眼睛,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只见自己的手就放在剑柄上可却没有一点摸到的真实感,握了握手,居然穿透了剑柄,试了几次后,李耳更是哭笑不得道:“这究竟是梦还是幻觉啊。”很快一小时过去了,李耳最终也没能抓到那把剑,只好去拿盒子的另一边准备收好明天再研究,他本能的直觉告诉他,这把剑,家里世代相传的剑关乎着他的一生。
     “咦,有字?”李耳准备盖上盒子的另一半时发现里面好像有些字,借着剑发出的蓝光李耳仔细的看了看,不禁念了出来:“一生痴情,一死情痴,生死不渝----逍遥神剑.一贫!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李耳刚说完,盒子的另一半,躺在里面的那把蓝色宝剑像士兵接到口令一样居然腾空而起,化作九柄相同宝剑一一向李耳眉心飞去,这一切都在一眨眼的功夫完成,李耳顿时感觉头欲炸裂,痛苦的咬牙切齿,然后慢慢的没了知觉,倒在了地上。   
        漫天繁星若隐若现,如果夜空是深邃的水晶,那么繁星便是颗颗钻石,其中最亮的一颗之下,群山之上,仿佛有一个身影凝视着远方。


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我一定会多多改进,谢谢!么么哒



沙发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4 14:39:36 来自手机

你!好有才,点赞的有木有

板凳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4 14:52:44 来自手机

为礼包拼命发帖攒经验,凑够十五字

地板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4 21:04:02

段段滴文必须支持~ 精彩待续~~

5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4 21:23:31

签到 升级太慢,所以我复制了 这一段话 遇贴 就回, 回一 次最少 得15个经 验! 都是为礼包

6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5 16:46:18 来自手机

不错,继续写下去吧。

7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5 22:43:09 来自手机

为礼包拼命发帖攒经验,凑够十五字

8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6 09:31:59 来自手机

为了礼包,努力拼够字数,啊啊啊啊啊啊

9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6 09:34:40 来自手机

加油加油~加油啊段段。

10楼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4-28 10:46:34

烈日当空,瓦蓝瓦蓝的天已没有半片云的踪迹。岸边成熟的野草热得弯下了纤细的小蛮腰,低着头。蚱蜢嬉戏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仔细一听,隐约还传来阵阵叹息,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哎,真烦啊,希望他们找不到这里吧。”一个少年翘着二郎腿,嘴巴叼着莫名的野草,躺在岸边的芦苇上,炽热的阳光已让少年额头露出滴滴汗珠,但少年却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时间长了,少年从开始的喃喃自语唉声叹气逐渐慢慢的没了声儿,只是均匀的呼吸着,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切都已置身事外。
    呼--呼呼,风吹动着岸边的芦苇,四处乱颤,可夏季的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